| | | 最近更新日 2008-05-08 15:43  

丁守中辭青工會副主任參選台北市長—
解讀台北市長選舉這盤棋
  現在,社會上普遍有一極悲觀的想法:台北市長選舉,國民黨贏的機會不大。這種悲觀,不全然沒有道理。國民黨在台北市長期執政,交通很混亂、公共工程很粗糙、綠地很少、都市景觀很醜陋、空氣污染很厲害、色情污染更厲害、生活品質很糟糕,再加上層出不窮的弊案。市政府仲裁訴訟動輒敗訴,賠償付出十幾億納稅人的錢、公共安全更是沒保障,KTV失火、三溫暖失火,奪走了上百條生命—這些,都讓台北市民很失望,而台北市民把所有的怨氣都出在國民黨頭上。這樣的民意氣氛,選市長,對國民黨足很不利的。

  再看看台北市選民的投票行為。上次立委選舉,國民黨得票率33%,民進黨35%,新黨20%,剩下12%選票投給了無黨籍及其他黨籍的候選人,不管怎麼說,三黨競選,民進黨有了35%的得票率,勝算很高。這盤棋,有夠凶險!

  再說,台北市投票率平均70%上下,30%的人不投票。不投票的人,有疏離感,對執政黨較無好感,如果他們被反對黨動員起來,國民黨的形勢會更險。相反地,如果國民黨提名人選很理想,說不定可以喚回不投票的人,再給國民黨一次機會。

  還有,上回選舉沒投票權,這次市長選舉初嘗公民權的年輕人,也不少。年輕人對現實不滿,政治態度容易傾向反對黨:如果國民黨提錯了人,得不到他們的認同,這批新選民,足以讓國民黨輸陣。這盤棋,真的有夠凶險!

  何況,國民黨真輸掉了台北市長,國民黨執政的中央政府座落在反對黨執政的台北市,誰敢說不會發生激烈的政治衝突?誰敢說反對黨不會造成台北市的實質「獨立」?這盤棋,真的凶險極了!

  國民黨要提什麼樣的人,才能贏得台北市長選舉呢?有人說:要提重量級、部長級的人;也有人說:要提有豐富市議員經驗的;還有人說:應該提現任者,因為現任者最熟悉市政。但是,這些說法都跳不出傳統的思考模式。

  1. 政黨要爭千秋,政策要有一貫性。掃毒、掃黑、肅貪、反賄選,或是建設台灣成為亞太營運田心,都是本黨政治革新、經濟發展的重要工作:我們不能為遷就市長選舉,讓人民懷疑本黨改革的誠意與決心。何況,政務官的培養,極不容易,適才適所,才能發揮所長,勉強沒有參選意願的黨內精英去參選,是折損人才。
  2. 台北市民渴求新政新氣象,提名傳統保守型市級民代參選市長,走罔顧時代趨勢,逆民意操作,只輸不贏。
  3. 現任者熟悉市政,但面對市政,選戰包袱太重。逕自提名現任者參選,將來又要其負起敗戰責任,也未免不近人情,不盡公平。

  只要跳出舊思想的框框,該提名什麼樣的候選人,不已經很清楚了嗎?最重要的是,未來黨提名的台北市長候選人,必須要把國民黨贏回來!

為黨舉才,大家一起來初選

  分析起來,本黨在歷次選舉的失利,最主要的原因在於提名制度未能確立,提名人選未能獲得多數認同。省市長選舉,本黨不能輸,要勝選,就必須及時確立一套公正、公開、由下而上、符合民主原則的黨內初選提名政策。而我們主張黨內初選,最重要的理由是—我們確信中國國民黨是一個全民政黨,黨員的組成能充分反映台灣地區的選民結構!不僅如此,我們相信本黨同志對民主的信念和智慧,定能透過初選,選出最優秀的候選人,贏得選舉。

  秉持這樣的理念與信心,黨中央應該採取下列的改良式黨內初選制度:

  1. 有意參選的同志,主動向組工會及省市黨部辦理登記,並繳納新台幣貳拾萬元的保證金。
  2. 請黨中央出資購買中視及有線電視系統時段,邀請登記參選人舉行二至五場電視辯論。
  3. 電視辯論後,進行黨員通訊投票。通訊投票單附回郵,由黨中央統一印製,按黨員戶籍所在地寄發,每人一票,票票等值,幹部票不得加權計算。
  4. 通訊投票為期一週,以郵戳為憑,寄回省市黨部專屬郵政信箱以增強黨內同志參與感。
  5. 開票訂票採電腦作業,省市黨部委員會同各候選人推派之監票人員,公開唱票。
  6. 初選得票最高者為本黨之當然候選人,副首長候選人由候選人選擇之。凡違紀參選者,一律開除黨籍,以肅黨紀。
  7. 凡具有公職身分參加黨內初選者,於初選競選活動期間一律向所屬機關辦理請假手續,避免行政動員干預黨內初選之公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