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最近更新日 2008-05-08 15:43  

立法委員丁守中對行政院長施政方針及施政報告總質詢—
面對21世紀的國家戰略
  面對廿一世紀,政府的國家戰略是什麼?立法委員丁守中在第二屆第三會期第二次會議中,就大陸、國防、外交、經貿政策整體戰略的主張,向連院長及相關部會首長提出質詢,內容務官而其前瞻,值得一讀。

  主席、連院長、各位部會首長、各位委員同仁:

  本席今天質詢的重點是想向連院長及相關部會首長討教,面對二十一世紀,我們政府究竟有沒有一套指導國防、外交、經貿與大陸政策的全盤戰略?

  首先,本席要肯定連院長淵博的知識,寬廣的國際視野及與李總統溝通的能力,這些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也因此,在面向二十一世紀的世局發展,兩岸情勢消長變化的關鍵時期,國人對於連院長領導的內閣尤其充滿了期待,大家寄望連內閣能展現出新思維、大魄力、從大格局開拓國宗新機運。

  連院長在星期二的施政報告中,提出了以「廣闊的國際觀為國家的建設定位定向」作為當前施政理念,值得國人喝采。可是從最近政府一系列的國防、外交與大陸政策實質走向來看,似乎相關部會的政策並不能配合連院長的施政理念,不但看不出政府有什麼大戰略可言,甚至還存在明顯地違背國際發展趨勢潮流,反其道而行,逆勢操作的一些現象。連院長提到當前國際的三大潮流:民主化、和解,追求整體國力成長。本席認為此一潮流更具體的講,應該是:「放棄意識形態的爭論,尋求商貿的合作,達到共存雙贏的結果。」本席願在此,提出大陸、國防、外交、經貿政
策,整體戰略的主張,就教連院長及相關部會首長。

  首先,本席要指出,大陸政策必須為我國大戰略的核心,因為大陸政策決定了我國在國防、外交、經貿政策的方向與做法。

  就大陸政策而言,本席主張「以合作代替對抗」,修正我國目前處處與中共實質對抗之做法。當開放改革的中共已從六四的陰影中走出,而各西方國家為競逐進入二十一世紀最大最有潛力的市場,紛紛拋開意識形態與體制上的差異,解除出口管制,以種種優惠待遇、投資與貸款向中共示好之際,我們既要做亞太營運中心,首先就應放棄與中共的對抗政策。因為跨國公司會選擇台灣做亞太營運中心,是因為台灣具有優勢做為中國的營運中心。缺少了中國的內涵,沒有中共的善意合作,台灣期望做為亞太營運中心的計劃必定落空。

  其次,本席建議海峽兩岸各政黨應尊重彼此的政治信仰自由,以訴求民意贏得民心的方法為執政的依歸。本席強調,我們不和中共對抗,並不代表我們認同或贊成共產主義或中共。我認為全世界的人都應該有政治信仰的自由,尊重彼此的信仰自由是二十一世紀新中國的起點,也是兩岸統一的前提條件。兩岸之間我們應該鼓勵由民心決定政黨的執政興衰,而不是由政黨彼此動員人民以武力或暴力消滅對方。誠如連院長星期二在施政報告中說的,兩岸目前已沒有任何理由冉存有你死我活的成見。鄧小平也強調兩岸之間可以「存大異、求小同」、「沒有誰吃掉誰」的問題。當
前,兩岸之間的敵意,皆因一方對於改變它方的體制抱有太大的使命感。本席認為如果我們真要創造「共榮雙贏」,首先必須相互尊重,求同存異。我們學國際政治的都知道敵意是相互刺激的,總是互相批評指責,要求他方,或只是單力面承認兩岸分裂分治的現實,而沒有積極開放的兩岸交流,自然免不了對方的猜忌打壓,這樣坐等,永遠走不出僵局與對抗的陰影。我們要以小搏大、就長期發展而言,抗爭於我們不利,何不主動展現誠意,改變作為。基於兩岸關係「以合作代替對抗,促進共榮雙贏」的大戰略考量下,我主張現階段大陸政策應立即做出下列修正:

  1. 修正國統綱領。現在的國統綱領是一個規範兩岸分治時期的宣示性綱領,並不是能積極促成兩岸統合的運作型綱領,因為它單方面預設了太多要求他方及階段性的前提條件,反而不利整合,應隨時空變化立即修正,改以雙方簽訂互不侵犯協議,為雙方互信合作階段之開始。
  2. 台灣應以大陸沿海各省做為台灣國防的第一道防線。台灣應以共榮互利,台商合作投資的大陸沿海地區做為我們的國防安全緩衝區。積極的與大陸沿海各省建立合作關係,協助沿海各省快速的走向市場經濟,並加快改革開放的腳步。沿海各省愈富裕,而且其富裕愈依賴台灣,則第一個反對中共對台灣動武的就是沿海各省,第一個反對中共放棄開放改革的也會是沿海各省。事實上,沿海各省愈富裕,愈形成對中共中央的制衡,不僅對大陸政治安定有助益,對台海安全也有直接的好處。
  3. 台灣應積極鼓勵世界各國跨國企業在台灣設立公司,使台灣成為商業的聯合國。富世界愈多先進國家跨國企業在台設立亞太營運中心,中共若犯台,無異與各國在台利益為敵,同時也會傷害中共自身的經貿利益。本席認為各國在台投資愈多,台灣做為亞太營運中心愈成功,中國大陸經濟愈受惠,中共也愈不可能犯台。
  4. 台灣應大幅開放外資進入股市,並允許股票上市公司對大陸進行投資。台灣目前對外資設有重重關卡,目前外資僅佔股市不到五%。想透過台灣進入亞太市場的資金不得其門而入,只好湧入香港,造成香港的股市資金在過去二年內,增加一倍,香港的公司則持這些資金進大陸投資,不僅提高了香港之稅收及國民所得;更造成大陸對香港的依賴,中共才堅定的要保存香港的繁榮,這是共榮共存的典型例子。台灣卻是把錢拒之於門外,自白坐失富國富民的好機會。
  5. 政府應該以更積極開放的政策,吸收全中國最頂尖的人才,建設台灣為全中國經濟的中心、文化的中心與道德的中心。我們想想看,香港電影界,引進大陸一個李連杰,就為香港已沒落的動作片創造了十幾億港幣的產值,創造了多少就業機會。台灣製片界與大陸導演張藝謀及陳凱歌合作拍片,就能連番問鼎世界級的大獎,這些都說明了引進大陸頂尖人才的功效。本席主張:政府應立即仿效美國移民局的技術移民及評鑑制度,有計劃地吸引中國大陸的最頂尖人才,給予工作許可證來台居留的權利。甚至政府可以主動評選大陸上各行各界頂尖人才,設定名額(譬如說二萬名)主動授予准允隨時入境及在台工作許可的權利,如此不但能號召人才,更能廣納賢能。以台灣多元化、市場化及面向世界的經驗,定能把這些大陸頂尖人才的才能發揮到極致,進一步創造台灣的繁榮昌盛,使台灣在文化、藝術、產業、科技各領域都居於領導地位,台灣可以再將這些成果放射回大陸,不但提升台灣真正成為中國的經濟中心、文化中心與道德中心,更能為台灣在面對二十一世紀的國際競爭,奠定不敗的基礎。所以本席在此期勉陸委會黃主委,要以更大的格局、更宏觀的視野來看兩岸人才與技術交流。
  6. 本席建議李總統應與鄧小平立即進行兩岸高峰會談。台灣的領導人要迎向世界,首先要有勇氣面對中國。李總統能夠不計名份、不拘形式,刻意迴避敏感問題,走向國際,與菲、印、泰等國領袖進行實質交流,分享國家建設的經驗,為什麼不能以同樣的心情與體諒及不拘形式與中國大陸的領導人進行對話?李總統若是同樣以李教授、李博士的專業來與鄧小平歡敘台灣農業經濟發展的經驗,強調台灣致力提升全民福祉的具體做法,本人相信這封兩岸中國人的命運,亞太地區的穩定與和平更能有積極貢獻。本席在此建議李總統儘早與鄧小平進行高峰會談,在鄧小平有生
    之年,為今後兩岸的良性交流與合作,訂下宏規,建立模式。而連內閣應就此事之可行性,儘早做出評估與安排。我們相信李、鄧跨海高峰會絕對是國際媒體矚目的焦點,較諸李總統東協三國之旅,更能百十倍的提升與凸顯中華民國政府在台淺及李總統的知名度與國際聲望,成為為進歷史的真正破冰之旅。
  7. 兩岸協商應加強前置性會商,並大幅放寬中共具黨政官方身份背景者入境限制,本席建議陸委會在推動兩岸談判時,應汲取美蘇限武談判經驗,加強幕僚人員前置性會商,讓參與政策的幕僚官員與專家定期針就兩岸交流新生議題,在沒有政治身段、媒體壓力下做雙方意見技術層面深入的溝通。溝通目的不在達成協議,只在瞭解意向,為正式的協商做奠定共識的工作。像現在的海基會、海協會會談,不論秘書長、副秘書長層次,都太有身段與媒體的壓力。會前僅以傳真確定議題,再就議題單方準備方案或底線,而這些方案底線都已經層層核報,進入會場在鎂光燈閃爍下再
    逐項討論。這種模式的最大缺點是流於各說各話容易產生僵局。為使兩岸政策幕僚人員前置性會商隨時可以舉行,陸委會應大幅放寬中共具黨政官方身份背景者入境限制,像現在連台辦的官員都在得予禁止之列,實屬不當。

  最後,本席要反駁陸委會反對兩岸「定點直航」構想的不是。當然我也反對定點直航,因為要通航就得兩岸全面通航,否則不能達到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的效果。然而陸委會的說帖提到六點「值得憂慮」的影響,本席卻為陸委會的決策值得憂慮,因為任何新政策,本來就是利弊互見、權衡利弊、妥善規劃、除弊興利是政府首長的職責,陸委會約六項反對理由五十年後仍將存在,也普遍存在於各國經貿關係中,陸委會的說帖,充滿本位主義、恐共及狹觀特性畢露。

  本席願以以上這些有關全盤戰略大陸政策的觀念與建議,分別請教連院長及陸委會黃主委,請分別予以答覆。

  在國防政策方面,基於本席建議的「以合作代替對抗」戰略原則之下,同時落實連院長星期二施政報告中所提到的把用之於對抗的寶貴資源移用於國計民生。本席認為政府有必要徹底檢討一切可能造成兩岸之間軍備競賽的政策。孫子說:「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我國當前國防政策的最大缺失,在於一味的迷信船堅砲利,不計民脂民膏,大肆軍購,只是著重「伐兵」、「攻城」的下策準備。

  西方各國最近都在憂慮亞太地區的軍備競賽,其中對台海的相互敵意尤其擔心。由西方各國相關國防報告顯示,各國的對策是鼓吹東亞地區建立集體安全諮商體系。至於對海峽兩岸及中國政策部分,則抱持絕不得罪中共,保持與中共密切諮商為最高原則。而對台灣則採取「疏導性的限制政策」,亦即一方面仍支持軍售,吸納台灣的國防經費藉以幫助其國家產業,化解其國防工業的危機,並且化解台灣的不安全感,另一方面則嚴格限制供售武器,以不增加台灣實質外向戰力(Power Projection)為考量。換句話說,今天只要賺台灣的錢,提供一堆無補於台灣實質戰力的武器,既滿足台灣阿Q式的不安感,又想不得罪中共。

  就我國最主要的支持者美國來說,克林頓政府在外交及國防上都採取大量緊縮的政策。根據美國國防部長亞斯平的報告,美國擬在一九九七年以前,大幅裁減軍備,將國防兵員恢復到一九四五年戰後水準,因應緊急事件則以動用後備部隊為主,而在其潛在敵人評比表列中,絕少提及中共,因為美國對華政策的最高原則是絕不能在二十一世紀還與十二億中國人民為敵。

  這是國際大環境對我們不利的地方,再就兩岸實質的建軍備戰成本及嚇阻效益來說,由於台灣的國防工業係由政府經營,較缺乏效率,又不像中共能大肆外銷,創造經濟上大量附加效益(僅帳面上每年就達廿億美元),而我方人力、人命、社會動員及軍隊維持成本遠較中共昂貴。就每「單位國防戰力」或「單位兵員戰力」成本來說,台灣至少是中共約廿倍。此外,大陸兵員又遠比我們多六倍。在這種情況下,從兩岸總體戰略考量,我政府若只著重船堅砲利,大肆採購軍品、建軍、備戰,增強嚇阻,至少得花中共同額戰力投資的百倍以上社會成本才能達成穩定平衡。這種
狀況持續下去,最後很可能步上美蘇軍備競賽蘇聯之殷鑑,拖垮台灣經濟。事實上,由於目前大肆採購軍品,已造成政府有限資源排擠效果,中科院的人才流失就是現象一端。

  其次,本席要指出國防部當前亦應立即檢討,建立國防建軍備戰需求的客觀評估及國防經費使用的有效監督系統,以杜絕浪費。國防採購法不能以任何理由延宕,而參謀總長亦應以部長幕僚長身分就預算案到院備詢。即如美國是總統制國家,他們的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也要就預算案到國會聽證,何以我國身為部長幕僚長的參謀總長,不能就其真正嫻熱的問題,到院報告預算?

  眼前已揭發的就活生生的有這麼的多軍購弊案,相關武器系統採購到底能增加多少實質戰力,我們做國防專業立委的都不知情。如今各軍種若干已採購的武器系統都已發生操控維修人力嚴重不足、訓練不精,以及後續零件整補斷料問題,嚴重影響了相關武器系統的戰備妥善率。然而,從各方面媒體報導顯示,有關防空系統、戰車、預警機、潛艦,各項軍購方案,軍方又在洽談之中,各項經費動輒十數億美金。人盡皆知,愈先進的武器維修費用愈昂貴,十年、廿年全壽期服勤時間算下來,甚至是原武器購買單價的數倍之多。至於今後日漸減縮的國防經費能否支應,實在是嚴重問題。曾有國防部次長級的官員親口告訴我說,過去各軍種只管採購,沒做好維修的人力、物力、經費規劃,以致造成部分武器系統零件維修整補不上,才造成戰備妥善率低。本席想請教孫部長,以您對重令系統的有限權力,參謀總長若不到立法院報告,您如何能保證類似的問題不再發生?而更重要的是,孫部長,您有沒有徹底考量一下,台灣的軍備發展到底多少才夠?若是互相刺激走上兩岸軍備競賽的路子,它更將是一個無底洞,以美國的國防工業跟民間工業結合一體,有大量軍火外銷盈利,都不足以支應,何況我們台灣呢?

  更何況以台灣人口及工業中心的集中、對外貿的依賴、兩岸的鄰接,面對如SU-27現代高科技戰機及武器,幾乎沒有預警反應時間,這些都使得台灣的戰爭忍受度低而易毀性高,對外在威脅的敏感度大。在這一切考量之下,請教連院長我們的台海安全還能只靠一味準備「伐兵」「攻城」,甚至例如為灘頭及台灣本島焦土抵抗而擬採購的M60A3坦克嗎?本席認為我們的國防建軍備戰,應配合本席建議的「以合作代替對抗」的大陸政策,把我們的國防線推到大陸沿海,以共榮互利,台商合作投資的大陸沿海地區做為我們的國防安全緩衝區。

  針就當前國防施政立即該做的具體事項,本席有以下建議,就教於連院長。

  1. 調整兵力結構,建立一支以海空軍為主,能阻絕敵人於本島之外的快速打擊部隊,以因應偶發衝突緊急事件為主。
  2. 國防工業全面民營化。比照美國GOCO(government-owned contractor-operated)所謂「政府所有,承包商經營」的立法,儘速完成立法將聯勤所屬兵工廠及各軍種後勤生產維修單位轉為民營,以發揮民間企業的經營管理績效,及旺盛研發與銷售活力,真正落實厚植國防實力於民間。
  3. 刪減國防經費,轉用於國計民生及亞太營運中心的建設上。本席建議將規劃中擬採購武器系統減量,而將所餘預算轉用於建設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的必要軟硬體設施,諸如通訊衛星、港口、倉儲及航空站。根據國科會太空計劃室專家評析五十億擬購買M60A3坦克的費用,若能轉用於投資廿億購買一顆中型Ka或Ku頻通訊衛星,委由中共長征火箭代射,不但能使台灣迅速掌握對全大陸地區眾多有效的衛星電視傳播頻道,更能使台灣立即擁有對全中國各城市最價廉便捷的通訊網路,倍增台灣做為亞太營運中心的本錢,而其發揮的影響大陸人心效果,以及所能帶動的兩岸善意和平氣氛與附加經濟價值,還非採購老舊無用,維修昂貴的M60A3坦克可比。此外,國防部應儘速將台中清泉崗空軍基地部分開放興建做為國際民用航空站,以因應台灣今後做為亞太營運中心的空運需求,並帶動中部台灣的繁榮發展。
  4. 連院長應指示牌所有洩露軍機及軍購弊案,全部轉給司法機關偵辦追訴,以彰顯軍力沒有護短的決心。同時鑑於陸、海、空三軍採購生態及流程相似,連院長應立即指示成立跨院或跨部會專案小組,全面檢討徹查過去五年來向各國軍購所有個案。以恢復民眾對國防的信心,並做為加速研擬國防採購法的依據。

  最後,有關外交經貿政策方面,本席有些問題想請教連院長,錢部長或經濟部江部長。就台商而言,西向或南向只是比較投資利益的問題。南向政策儘管亦有其必要,但至多只能做西向政策的邊際補充。絕對不能為南向而壓抑西向。何況台灣要做亞太營運中心,重點是中國大陸,不是東南亞。跨國企業把總部設台北一定是著眼於中國市場,就東北亞而言,台北無法和東京比,就東南亞而言,台北比不上新加坡。

  在「合作代替對抗」的原則下,本席認為我國的經貿政策應以實行亞太營運中心為最主要、最切要、最急要的內容。原則上,亞太營運中心之成功,取決於能否成為中國的營運中心,任何不能或不願與大陸三通的國家或地區,決不可能成為中國之營運中心,更不可能成為亞太的營運中心。請問院長或經濟部長不與中共三通,台灣如何能成為中國的營運中心?又如何能成為亞太的營運中心?

  為促成台灣成為亞太營運中心,政府應排除意識形態考量及統獨上的爭議,全力投入法、政、金融、行政革新與各項公共建設,為爭取做亞太營運中心建立更優越條件,為兩岸全面的通訊、通商、通航及早建立較諸香港、新加坡、東京、上海吏便捷、低廉、高效率的服務網路。

  在「合作代替對抗」的戰略考量下,在有限的國家資源情況下,我國的外交政策亦應再做出調整。亦即放緩費而少實惠的加入聯合國努力,而改以積極爭取歐、美、日等國的實質支持與經貿合作,爭取其跨國公司在台設立亞太營運中心。針就本席以上外交與經貿政策的主張,一併請連院長、江部長及錢部長答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