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最近更新日 2008-05-08 15:43  

丁守中專欄—
重返聯合國之道
  在民意的強烈籲求下,重返聯合國已成全民共識,近來,更因李總統的明白宣告,使其成為政府積極戮力的外交目標。

  然而,在探討重返聯合國的可行性時,我們卻一再聽到外交當局表示,取得足夠的雙邊外交關係為重返聯合國的前提,在步驟上也應從爭取加入政治性質較淡的周邊組織著手。

  外交當局的說法,理論上正確。國際組織或聯合國會籍的同意,是靠各組織成員的多數決,而雙邊外交承認與否是個別國家基於該國利益的考慮,因此若無外交承認在先,各國很難會支持一個未獲承認的國家入會。

  然而,國聯及聯合國的實例,推翻了前述說法。在國聯時代,英國在立陶宛入會案、比利時及瑞士對蘇聯入會案、哥倫比亞在巴拿馬入會案表決時,雖投票支持前述國家取得會議,但又同時聲明該贊成票不表示外交上承認該國。聯合國的實例中,亦曾發生聯合國大會以無異議一致支持緬甸與葉門的會籍,但當時該二國僅為少數國家所承認。在聯合國安理會中,也曾發生部分會員國支持約旦及尼泊爾的入會,但給予支持的國家並未在外交上承認此二國。

  事實上,在聯合國第二屆大會中,各國曾為了蘇聯表示因為沒有外交關係,所以不能支持愛爾蘭、葡萄牙及約旦入會案發生辯論。為此,聯大還尋求國際法院的諮詢意見,結果國際法院做成解釋:一國在考慮他國申請聯合國會籍時,應以憲章第四條明定條件為依據,「有否外交關係不是同意他國入會的條件」。聯合國大會因此從第三屆大會開始,建議各會員國依國際法院諮詢意見行事。

  第三屆聯合國大會以來,聯合國各會員國在有關會籍問題表決建立的慣例是:

  1. 一個會員國可以在與他國政府沒有邦交或不承認的情況下,合宜地投票接受他國代表。
  2. 這種投票不代表承認或準備建立外交關係。在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曰,許多國家同意中共進入聯合國,當時與中共並無外交關係,即為例證。而各國在沒有邦交情況下支持他國入會,主要係基於聯合國會籍的「全球普及原則」。

  至於為什麼我們應把重返國際組織的主戰場放在聯合國,而不是其周邊專門機構,主要原因是在一九五O年十二月十四日聯合國第五屆大會通過的三九六號決議:「有關會員國代表權之爭,建議大會做的有關代表權的立場,應該做為聯合國其他相關組織及專門機構參酌考慮」。這就說明在我國喪失聯合國席次之後,其他專門機構會籍為何亦難以維持。

  當前外交最重要的課題,應是如何動員友好國家,把中國分裂成兩個有效統治政治的事實,重新提到聯大的議程中去討論。

  當年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前夕,美國布希大使、日本中川大使還盡心設法變通憲章規範,認為不該為了中共而排斥我國時,是我們自己政策上缺乏彈性,坐失良機。如今世局重大變化,各國政策更務實,而政府外交政策亦更具有彈性之際,若能把我國重返聯合國的問題,在聯大中再次提出討論,各國願意支持我國的意願,應比在雙邊外交關係發展中,要其單獨抵制中共壓力來承認我國來得容易。

  眼前的問題是,我們能否有當年阿爾巴尼亞之於中共般的國家來幫我國不斷提案,這對外交當局將是一大考驗,也是外交成效最實質的驗收。國人也不必期待短期內就看到重返聯合國的成果,畢竟當年中共花了二十三年,而南韓也花了四十二年才取得聯合國會籍。

  就我國而言,只要政策更彈性、動作更積極,過去聯合國既然有東、西德及南韓、北韓並列的先例,今後中華民國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表席位又為何不能並存呢?

(作者:丁守中 轉載自八十二年遠見雜誌六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