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最近更新日 2008-05-08 15:43  

丁守中專欄—
兩岸談判應有前置作業 並妥當安排媒體參與
  目前兩岸談判,均係由海基會、海協會先以傳真確定議題,再各自就議題單方準備方案或底線。進入會場後,如在鎂光燈的閃爍下,面對面的,針對議題逐項討論。

  這樣模式的最大缺點,是容易產生僵局。

  首先,雙方缺乏前置性的討論。由於前置性的協商不足,只有在談判桌上才第一次獲悉對方之方案。除非對力之方案與己方完全相同,否則勢必要對不同處,加以討價還價,偏偏雙方之方案都是在會前經過自中央以下,多次會議及指示的結晶,能否改變或改變幅度大小都經過事先之授權。若對方之要求超出自己所獲授權範圍,則僵局必然形成。

  其次,媒體全程參與,會造成雙方代表均不願被媒體評為弱者,並希望被媒體評為勝利之一方,因此不願妥協或讓步,以免影響自己的政治前途。甚至談判專家常用的一些以戰術讓步,換取戰略勝利之方法,在媒體看熱鬧而非門道的情況下,也不敢施用。因此會形成雙方在各述立場之後,互不相讓,以僵局收場。

  這種談判模式若持續下去,兩岸談判會見到愈來愈多僵局。每一次僵局都會加深彼此之疑忌,使兩岸互動陷入惡性循環。在大陸方面,當局會得到「台灣冥頑不靈」的印象(大陸談判代表一定把僵局的責任推給台灣),增加對台強硬派抬頭之機會。在台灣方面,則會給予民眾「中共霸道不可靠」之印象,兩岸將漸行漸遠,甚至會不自覺的被推向敵對衝突之路。

  辜汪會談之後,兩岸之持續談判已勢不可免,而且會愈頻繁廣泛。為避免兩岸互動因談判僵局,而陷入惡性循環,建議政府應採取下列之因應措施:

  • 建立正式會談之前置討論機制,前置討論之目的,在將雙方對其一問題所各自提出之方案,討論成一個雙方都可接受之方案。前置討論形式不拘,最好由參與政策設計之幕僚或民間學者專家出面,從事務及技術層次,進行討論,因為沒有時間之壓力,沒有輸贏之顧慮,沒有政治之身段,也沒有官方不可變之立場,因此比較容易形成雙方都贏的解決方案。國際間重大的談判,均有前置會議。例如尼克森於一九七二年訪問大陸,發表公報,在此之前,季辛吉及其助手已花數月時間在各項前置會議上,敲定具體協議及公報之文字。
  • 媒體於實質性談判時應離開會場。這也是國際間重大談判之標準作業方式。談判代表進場時,開放媒體照相、隨即請走媒體、才開始談判。談判結束後,若雙方同意,可發表聯合聲明,並聯合舉行記者會,以滿足民眾知的權利。若擔心會談時,有出賣台灣之秘密協議,則可將會議全程錄音或錄影,於會後在立法院相關委員會聯席會議上,以祕密會議方式,公諸於朝野立委了解。如此既可滿足監督制衡之需求,又可使談判代表在談判時專注於對手,而非媒體。

  由於兩岸之會談為媒體之焦點所在,會談之成敗(達成協議或未達成協議)影響民眾心理至鉅,海基會及海協會應盡一切可能,使每次會談成功。透過前置討論,達成共識,雙方才能選擇必然能夠談成的議題來談,而避開必然談不成的議題。而恰當的安排媒體參與的分際,不但不會重蹈六、七O年代,國際上有關裁軍限武及南北會談中,「公共外交」或「會議外交」流為各自代表自說自話或表態造勢的失敗覆轍,更可以提高雙方代表讓步之幅度,有助協議之達成。

  如果每次兩岸會談,都圓滿結束,雙方代表都可以風風光光的回來向政府交代,則兩岸民眾可以因此建立互信,為進一步良性交流與開放,奠定最關鍵的心理基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