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最近更新日 2008-01-09 19:10  

2005-11-28╱民生報╱第04版╱消費資訊站╱社評

儘速糾正不合理的教育結構

  報載有流浪教師在流浪覓職,久無著落之際,看破了,乾脆回家賣茶去。自嘲謂:教師市場很小,但世界很大,做茶房反而自在。

  於此同時,教育部的五年五百億打造一流大學計劃仍在膠著中,不僅立法委員連番抨擊,交大校長也質疑審查草率,因此預算續遭凍結。另有丁守中、賴士葆等委員則主張招收大陸學生,以紓解私校招生不足之困境。

  這些事,合在一塊看,便可知目前我們的教育,結構上是如何的不合理。私校、中小學教育嗷嗷待哺,而教育主管機關只關心尖端公立高校,中小學學生數陡降,班級減少,卻拚命培養教師,而既有剩餘教師人力資源,又無法利用。招生已年年吃緊,卻全不思開放吸收大陸生源。凡此等等,都是結構性的大問題。

  教育部實不宜再為此種畸形結構在立法院硬拗強辯,以求強渡關山,應從速籌開全國教育會議,做成專案研議規劃。討論什麼呢?

  一是新的教育十年規劃方案。未來十年,台灣就學人口推估、各級學校合理分布數、教師逐年裁汰及培養量、相關經費數,都應有個明確的研究,以及依此研究而預擬之應對方案。不能再如現今一般,亂成一團;各司又分任其事,毫無整體性。

  二是提供剩餘教師人力之救濟方案。流浪教師乃政府政策失當之受害者,理應救濟。須知,讓此類高級人力投閒置散,應為全社會之損失。故此應由社教司來整合相關資源,使之投入社教工作。各地社區大學、教育輔助機構,乃至社工社福團體,都用得著這批人。海外華語教學、島內外籍配偶再教育、外籍配偶子女教育協助,也都大可利用這可貴的資源。

  民進黨政府不要只顧著打選戰,忙著把教師形容為不義之階級,而不顧教師和流浪教師之權益。在政治關係正常化之前,讓兩岸學術交流正常化,毋寧更是打開兩岸僵局之一必要步驟。